当前位置: 栏目动态-最新文章】
多难兴邦:灾难与民族精神——汶川大地震启示录[邱紫华]

多难兴邦:灾难与民族精神——汶川大地震启示录

   

 

一、对温总理强调的“多难兴邦”的历史哲学解读。

    几千年来,人类正是在不断的灾难中,在血泊和泪水的悲剧中前进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在《历史哲学》中说:人类的历史是悲剧性的历史!人类不断地经历着失败、挫折和毁灭,继而不断地新生,他用古埃及关于“不死鸟”在火中重生的传说,来说明人类的历史就是一连串的在悲剧中前进的轨迹。什么是“不死鸟”呢?就是PHENICSI,中国人称之为“凤凰”的鸟。它在衰老的时候,就采取自焚的方式,在大火中新生、腾飞。人类在这种悲剧性的进程中,有的民族失败了、毁灭了,文化传统中断或者说改变了,有的民族则昂扬地战胜死亡,不断地在悲惨的绝境中重获新生,得到发展。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在其著作《历史研究》中提出了一个著名的理论,就是“挑战和应战”的理论。所谓“挑战”包含两个方面的意思:

    第一,是指一个民族面对大自然的摧残、面对恶劣的生存环境采取了什么样的态度?是消极逃避、退让?还是积极地应对、抗争?例如,南美洲玛雅民族灿烂文明的消失。相反,中华民族生存的黄河流域生存条件很差,水灾、旱灾、地震频繁,但是华夏民族在这里创造了世界上少有的、高度发达的农业文明。

    其二,是指人类社会历史中,各文明、各民族之间的军事和文化的冲突。这种挑战也是一种悲剧性的毁灭手段。许多文明和优秀灿烂的文化就在这种冲突中,毁灭了、消失了!例如,古代巴比伦文明、波斯文明,埃及文明的中断等等。

    所谓“应战”就是,当一个民族面对自然力量的无情地摧残,面对其他种族和文明毁灭性的挑战时,这个民族能够坚忍不拔地积极应战,能够拼死抗争,这个民族的种族和文明就不会灭绝,就能够生存和发展。

    汤因比指出,人类古代社会的文明形态多达22个,但在时间的消磨下,在历史的摧残中,已经消失了许多,现在仅仅剩下不多的几种形态。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就是其中之一。

    为什么几千年来中华民族始终屹立在世界文明之列?为什么中华文明曾经灿烂过、也一度衰落过,却始终没有被大自然的力量摧毁,没有被其他文明消灭掉呢?

    汤因比解释说:“我们发现人类在这里所要应付的自然环境的挑战要比两河流域和尼罗河的挑战严重得多。人们把它变成古代中国文明摇篮地方的这一片原野,除了沼泽、丛林和洪水的灾难外,还有更大得多的气候上的灾难。”例如,历史上频发的大地震。

    中华民族历经了太多的苦难,遭遇过太多的自然的、社会的悲剧。直至近代,中华民族可以说是灾难深重的民族。但是,面对每一次悲剧性的毁灭危机,面对一次又一次的大灾大难,中华民族就像钢铁铸就的一个巨人一样,他可以被大自然和敌人折磨得遍体鳞伤,但是,就是不会散架,不会崩溃!

    从历史上看,中华民族历经了大量的自然造成的苦难,更是多次历经了重大的社会灾难。黄河的多次改道,长江的多次泛滥,都没有使我们的先人放弃这块生存的土地,反过来,我们民族的水利建设水平和农业文明达到了相当的高度。近代以来,帝国主义的不断的侵略,中华民族多次面临亡国亡种的大灾难,但是我们挺过来了。仅仅在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中,中华民族死去了三千万同胞。在这样血淋淋的大灾难中,在这样严峻的打击和挑战下,我们采取了殊死抗争,最终赢得了胜利。为什么会在死亡中崛起?为什么我们民族能在毁灭的危机中新生呢?

    结论就是:中华民族一直拥有打不垮、砸不烂的、自强不息的悲剧抗争精神!

    这就是汤因比所谓的:对于一个民族来说:“挑战越大刺激也越大!”“应战的力量会集中地迸发出来!”古代波斯帝国的皇帝居鲁士说过这么一句名言:“安逸的环境只能养出没有出息的人!”汤因比也认为,“安逸对于文明是有害的。”其实,这同中国古代人所说的“居安思危”的道理是一样的。

    汤因比的“挑战与应战”的理论,应用在美学上,就是我们所说的“悲剧冲突”。

    什么是悲剧呢?

    所谓悲剧,是以人生中的各种思想和利益形成的矛盾冲突所导致的悲惨的人生结局。悲剧冲突一般可以表现为:人与强大的自然力的对抗;人的意志与命运的对抗;个人对生存境遇的抗争;个人内心精神的分裂对立而形成的冲突等,在种种的冲突中,人虽然被打倒,但人不屈服于失败,人通过决绝的抗争而焕发出崇高的、无比巨大的精神力量。由于悲剧冲突的类型不同,而形成了各种各样的人生悲剧。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人与自然抗争的悲剧;人的命运悲剧;人生境遇的悲剧和性格的悲剧。

    悲剧冲突以其尖锐性、残酷性著称,不可避免,不可退让,无从选择。悲剧冲突直接导致人物陷入苦难或毁灭之中。悲剧人物的命运和悲惨的结局,使我们感到巨大的心灵震撼;他们同命运的抗争使我们产生出崇高的情感。例如,“精卫衔石”、“夸父逐日”和“窦娥冤”的悲剧等等。

    悲剧的确是为了表现人的生命的悲惨的死亡毁灭,所以表现悲惨、哀伤是悲剧最重要的情感特征。但是,这并不是说,把人的命运表现得越悲惨,越惨烈,越是触目惊心,就是悲剧所要达到的目的。例如,佛教故事中的《微妙比丘尼经变》——讲述。悲剧的核心、悲剧的精髓是表现人的悲剧性的抗争,以及这种抗争的失败。

    英国美学家斯马特说过:“如果苦难落在一个生性懦弱的人头上,他逆来顺受地接受了苦难,那就不是真正的悲剧。只有当他表现出坚毅和斗争的时候,才有真正的悲剧,哪怕表现出的仅仅是片刻的活力、激情和灵感,使他能超越平时的自己。悲剧全在于对灾难的反抗。陷入命运罗网中的悲剧人物奋力挣扎,拼命想冲破越来越紧的罗网的包围而逃奔,即使他的努力不能成功,但心中却总有一种反抗。”

    英国另外一位美学家阿·尼柯尔也说道:对于悲剧而言,“死亡本身己经无足轻重。……悲剧认定死亡是不可避免的,死亡什么时候来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在死亡面前做些什么。”

    我国著名的美学家朱光潜先生说:“对悲剧来说,紧要的不仅是巨大的痛苦,而且是对待痛苦的方式。没有对灾难的反抗,也就没有悲剧。引起我们快感的不是灾难,而是反抗。” 

    的确,人生的、社会的冲突,最尖锐的不过是生与死的冲突。人的全部存在价值、人格力量和精神风貌在平凡的状态下难以展示,而只有在生与死的抉择中,才会迸发出生命的全部能量和光芒,才会显露出超常的人性力量和道理的崇高性。所以,我们说,悲剧的抗争精神是悲剧的核心、精髓!

    一个人面对不幸、灾难、苦难和死亡毁灭,要拥有悲剧性的抗争精神,正是在面对死亡和毁灭中,一个人的意志力,一个人的最真实的情感,他所具有的人性的光辉,才能够得到最充分、最淋漓尽致的表现。在日常的平庸的生活中,我们可以隐藏自己的真心和真情,我们内心中总有一些隐秘的东西,不让别人窥视。但是,当一个人面临巨大的苦难或毁灭,面对难以避免的死亡时,他的真情、他灵魂深处的东西,就会暴露无遗,就会显露出来。所以,悲剧是展示人类最真切的思想和情感的领域。因为,面对死亡,面对悲剧,容不得你有任何的虚假和掩饰,容不得你有任何的做作和伪装。

    同样,一个民族也是这样,一个民族只有在灾难中,在面临死亡和毁灭的威胁之中,这个民族的性格和民族的精神品性才能得到最充分的展示。温总理强调的“多难兴邦”思想就是说,一个民族遭受到严重的打击,往往能够唤起这个民族的不可战胜的悲剧抗争精神,重振我们民族的创造精神!这就是我对温总理强调的“多难兴邦”的诠释!

 

二、外国人和中国人对于中华民族精神的误读和误解。

 

    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的特点是什么?一百多年来,很多外国人没有读懂中国人这本书,我们自己也不一定读懂了我们的民族精神。其中,有许多的误读和误解。

    近代的外国人对于我们中华民族曾经深陷于这种误解和误读之中,他们没有真正读懂“中国人”这本书,所以,导致了他们的种种偏见,也导致了他们多次对华决策和行动的失误。

    近代以来,外国人说:“中国人是一盘散沙,缺乏民族和国家的凝聚力;中国人只有家庭和家族观点,而缺乏民族和国家观念。”所以,“中国人在本质上是自私的民族,是善于尔虞我诈的民族。”“中国人懒惰,自私而软弱。”(参见沙莲香主编:《中国民族性》(一),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

    美国前国务卿杜勒斯就说过:“中国是一个易于征服而难于治理的国家。”杜勒斯完全不懂得中华民族的性格是什么,他看不到中华民族“征而不服”的本质!

    同样,很多一千多年前就亦步亦趋学习中国优秀文化的日本人,也没有读懂中华民族精神。鲁迅的朋友,日本人内山完造长期在中国居住,他也没有真正读懂中国人。鲁迅有一首诗,就是表达内山完造的观点:“卄年居上海,每日见中华。有病不求药,无聊才读书。”

    20世纪的日本军国主义者也没有读懂中华民族精神是什么,他们狂妄叫嚣:“三个月之内灭亡中国!”但是,面对民族危亡,中华民族全体人民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不分民族、不分党派、不分阶级、不分穷富、不分地域,共同抗战。中国人民以血肉之躯拼死抗争,苦战八年。日本侵略者最终倒下了,中国人民却屹立在自己的土地上。

    正由于外国人对中华民族有着深深的误解和误读,所以他们总是低估中华民族,或者说总是错误地判断中华民族。最后,他们总是对中华民族的行动和成果感到意外,感到惊讶!他们不理解,中国人怎么老是不按规则出牌,老是令人捉摸不透。

    那么,作为当代人,我们自己读懂了中华民族精神这本书没有呢?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我国社会中发生的变化,也令许多中国人自己感到不理解,感到很困惑。

    近三十年来,我们的物质生活水平有了相当程度的提高,生活相当安逸了,人们的道德观念也发生了许多变化。有人说,人们变得自私了,个性化更突出了,更加自我了,人情变得冷漠了。现在的人们缺乏道德意识、缺乏责任感、缺乏理想。

    的的确确,在我们当下的社会中,那种人生扭曲、人性变态的事时有发生,追逐金钱和物欲享受似乎成为一种普遍的人生追求、最根本的人生内容。在经济大潮的背景下,有的人利欲熏心,挖空心思制假、诈骗、行贿、受贿,进行各种刑事犯罪活动。

    因此,不少人认为,我们民族的精神品格出现了严重的缺陷。有的人对这种现状极为担忧,有的人甚至对“八零后”颇为失望,深感焦虑,如此等等。

    我们不能说这种批评、指责和担忧完全没有道理。但是,我认为,这只是一种表浅的见解,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误解。所有这些现象,在其他的民族和国家也都存在。这些日常的琐碎的现象并不能体现一个民族的最根本的特征。为什么这么讲呢?

    因为,中华民族是一个由13亿人口、56个民族组成的大家庭。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如果你只看到树叶,看不见树干,你能说你看见的树叶就是树干吗?我认为,只有在狂风或烈火中,你才能看清楚这棵大树的树干!

    在当下的经济大潮中,很多人在物质利益的驱动下,拼命追求个人的利益和物欲享受,变得越来越自私、越来越小气、越来越冷漠,缺乏同情心,有的人甚至达到了人性扭曲、良知沦丧的程度。这好像印证了韩非子所说的:“好利恶害,夫人之所有也。”这就是说,人们都喜欢追逐利益,逃避伤害,不愿意吃亏。

    当下,这种追物逐利的变化使我们发出感慨,使我们感到深深的迷茫和困惑。这种迷茫和困惑甚至使不少人产生出对当下中国社会的错误判断。

    平日里,中国人散散淡淡、悠闲自在、不拘小节,甚至在许多小事上缺乏文明和教养,常常关注小是小非,问题不断,扯皮不断。

    但是,令人很不解的是,中国人在大是大非面前,尤其是在关涉民族生死存亡的大是大非面前,他可以在刹那间就自觉、自然地凝聚为一个钢铁巨人,凝聚为任何力量都无法摧毁的血肉长城!

    这说明,这些人对于中华民族的认识,大多只看到了表面的现象,这只是一种“舔皮论骨”的看法,这种看法没有对中华民族精神的基因加以深切的了解。我认为,要想对我们民族进行深刻的认识和了解,只有在我们民族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在重重苦难和死亡的煎熬下,才能够真正触及到我们民族的脉搏。

 

三、汶川大地震这场大灾大难的重要启示。

 

    近年来,我国经历了一连串的大灾难:98年的大洪灾、03年的非典、08年的雪灾,随后的汶川大地震又疯狂地吞食了无数美好的生命,中华民族再一次陷入了大灾难之中。这是一场人与大自然的悲剧性的冲突!它非常尖锐、异常残酷,不可避免、不可退让。无比巨大的自然力可以在瞬间把我们打倒,但我们不会承认失败!面对大自然的挑战,整个民族采取了积极应战的姿态,尽管面对大自然无限的破坏力,我们显得那样的弱小。中华民族就像一个钢铁铸就的巨人,开始了一场力量悬殊的抗争,一场以有限的力量同具有无限力量的大自然的搏斗与抗衡!

    在血与泪的惨痛中,在全民族的悲剧性的抗争中,我一直在思考这么一个问题:面对大灾大难,中华民族为什么能够在刹那间团结成一个钢铁巨人?为什么在刹那间会产生出远远强于自然灾难的破坏力的巨大的抗争力量?这迫使我不得不对中华民族的性格和民族的精神做出新的思考和认识。这场灾难给我们认识和评价中华民族精神有着非常深刻的启示。

    面对当下对于中华民族精神特质的思考,尤其是对于我们民族精神中的似乎是矛盾的现象的解读,我想借用传统文化中的两个术语来说明。古人认为,任何事物和现象的出现都有“应运而生”、“应劫而生”两种。

    什么是“应运而生”呢?就是顺乎天意、天命而生,就是顺乎自然的法则而生。这种应运而生的人或事物、现象是合适的、正常的、善的、美好的。例如,我国的改革开放就有其出现的必然性,它符合社会发展的规律;近年来的自然灾难中涌现出来的许许多多富于人性的、可歌可泣的好人、好事,包括我们为大地震中抢救生命、捐款捐物及罹难的同胞流泪,为他们致哀,帮助他们重建家园,就是应运而生。

    什么是“应劫而生”呢?“劫”就是劫难、灾难。在自然和社会生活中,总有一些丑恶的东西,总有些反人性的东西出现。它带给我们的是破坏、是罪恶,是丑恶!“运”和“劫”是同时出现的、相互关联和相互制约的,正像一个钱币的两面一样。如果“应运而生”的东西占主流,就是和谐的社会、美好的社会。如果“应劫而生”的东西占主流,那就是一个黑暗的、罪恶的社会。

    当下,我国的改革无疑是应运而生的,是社会生活的主流;社会中的某些丑恶现象,某些罪恶的行径,只是应劫而生的旁流、支流。对于我们民族精神的认识和了解,也应该看到它是应运而生的。只有拂去表面的尘埃,才能把握中华民族的本质、实质。

    汶川大地震的灾难,促使我们重新认识和评价中华民族精神的特质是什么?汶川大地震的灾难给予我们什么启示呢?

(一)中华民族在大灾大难面前,表现出了高度自觉的、自发的凝聚力。

    面对自然的挑战采取了积极应战的姿态。党和国家最高领导者在第一时间,也就是在地震发生后的一小时中,胡锦涛主席就发出了重要指示:“尽快抢救伤员,保证灾区人民生命安全。”胡主席的指示随电波传遍全国、传遍灾区。温总理在前往灾区的飞机上发表讲话:“抢救生命,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尽百倍的努力!”

    这是非常富有人性和爱心的战略决策。

    温总理在灾难发生的三小时后飞抵灾区,五小时后开始了在灾区的现场办公。温总理在信息中断、交通中断的最艰难的几天几夜中,到各灾区指挥抢救;几天之内,胡主席冒着余震亲历灾难现场指挥,并代表党和政府,向灾区的同胞们发出了庄严的承诺。

    在短短的一两天中,全国人民、全军官兵就实现了从平时到战时机制的转变。这是世界抗灾史上少有的,甚至可以说绝无仅有的速度!

    这一速度的背后,在“抢救生命,绝不放弃!”这一口号的背后,就是中华民族尊重生命、珍爱生命的大善大爱的民族精神的闪光体现!就是中华民族精神永远也无法抹去的“人命关天”的思想观念。

    在这场大营救中,人们看到了一个以民为本,以民为先的政党;看到了一个敢于负责、务实高效的政府。

    正因此,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议上,当有人又用老套路攻击中国政府无视人权时,遭到会议主席的严厉谴责,坚决制止了他的发言!也正因此,最近,温总理被美国民众评选为十大政治人物,排名第五;除温总理以外,其他的人物全是美国人,没有一个外国人!这就是说:汶川感动了中国,中国感动了世界!

    我认为,在这场大灾大难中,我们的同胞充分体现了人性的“自觉”和“自发”性,展示了中华民族尊崇生命的、大悲大爱的民族精神。

    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有深广的思想基础,我们的同胞长期受着传统优秀文化和思想的滋润和熏陶。儒家文化中的“仁爱”精神,尤其是孟子宣扬“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公孙丑》上)、“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梁惠王》上),就是伟大的博爱精神。中国大乘佛教宣扬的“自救救人”、“普度众生”、“要拯救出地狱中最后的一个人”的信念,就是要求人们发扬大慈大悲、舍己救人的精神。这些优秀的思想和品质,就像“春雨”一样,润物细无声,浸透在我们的血液中,蓄存在我们每一个人的灵魂深处,成为中华民族每一个人的人生的信念和自觉的行为。

    就在救灾最危急的时刻,面对瓦砾中学生们的呼救,同时,又面对瓦砾旁边在余震中随时要倒塌的大楼,怎么办?这是两难的抉择:那些要被救出的人和实施救援的人民解放军很有可能都将被埋在瓦砾下!济南军区救灾部队的政委决定成立“突击队”。他面对271个官兵,大声地问:“谁是独生子女?请举手!”

    政委问了几遍,没有一个人举手。

    政委又问:“谁不是独生子女?请举手!”

    271个官兵人人都举起了手臂。

    政委心里明白,这271人中,至少有一半人是独生子女。政委流下了热泪。

    孟子说过:“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也。”(《告子上》)在“生死”或“道义”的两难抉择中,二者不可兼得,只好舍去生的机会、舍去生命,去成全“道义”,我们的子弟兵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把死的可能留给自己。这就是中华民族之魂!

    这就是现代中国人对孟子讲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透彻的诠释!   

    面对突发的灭顶之灾,我们民众的人性和人道主义精神自觉地显现出来。一个民族的自觉,表现为自发的积极主动的行动精神。民众的“自救救人”的行动,出自于自觉而不是强迫,出自于自发而不是组织。这种自觉和自发的凝聚力正是一个民族思想成熟的标志,也是一个民族优秀品性的标志。

    中华民族能在刹那间就变松散为团结,变沙土为钢筋水泥的内在基因,就是民族精神中的大仁大爱,自觉与自发的大仁大爱就是我们民族的凝聚力。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精神的第一个重要特点。

(二)任何力量都不能够摧毁的坚强的民族性格。

    几千年来的中国历史就是一部悲剧性的历史,有着无数的自然灾难和社会灾难,尤其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灾难深重、苦海无边。正是在自然与社会灾难的不断挑战中,中华民族的性格变得坚韧无比,经受住了千锤百炼。从伟大的抗日战争到今天,我们民族的坚定性格一再得以充分表现。对于中华民族来说,任何力量,你可以把我一次次击倒,但我永不言败!这种坚忍不拔的民族精神深深地蕴藏在每一个人心中,它体现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强烈的求生欲望中,体现在“绝不放弃”的拯救生命的行动中。在这次大灾大难中,这种坚忍不拔的民族精神又一次得到充分地体现。

让我们来看一些例子:

1.那些被埋在瓦砾堆下而获救的生命,一个比一个被埋的时间更长,遭难时间最长的两夫妻是在地震发生后的第十八天获救(5月30日)。据说,还有一位灾民在地下埋了23天获救。他们创造了世界地震救灾史上的生命奇迹。他们能活下来,正在于顽强的求生的本能和坚忍不拔的意志力。

2.一个学校的校长和老师们保护了四百多个学生安全脱险后,又带领着七十多个学生徒步翻山越岭,走出灾区,其中最小的孩子才五岁!

3.一个父母亲在外地打工的男孩子独自背着三岁的妹妹行走几十里路,脱离了险境。记者为他的毅力所震惊,问他怎么能战胜困难?这个男孩回答得很简单:“我很爱我的妹妹!”

4.一个丈夫把死去的妻子放在自行车后,运到火化的地点。这种冷峻和坚强令人震惊!

5.一个小女孩在小腿截肢后,拉着解放军叔叔的手问:“叔叔,我坚强吗?”

6.一位正在专注地为病人做手术的女医生,他的七个亲人,包括他的儿子还被压在离手术帐篷不远的瓦砾下,等待别人去抢救。这需要多大的意志力呀!

……

    这些正体现了中华民族压不垮、砸不烂的坚韧性格。我们的人民在显示这种坚韧的民族性格,外国人也深深感觉到、认识到了这种性格。

    新加坡《联合早报》5月20日发表文章说:“感动世界的是中国人在面临灾难时,所显现的民族精神,是赈灾过程中不同角色所写下的一个个有关人的故事。这故事正在形成一个巨大无比的‘人’字。正是这个‘人’字,体现出了中华民族的精神核心。”

    美国CNN报道中国的救灾行动后,在一个外国网友的留言中,这样写道:“难以置信,甚至令人感觉有些虚幻地看到,这些人民没有抱怨,只有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于救济工作。13亿人同样如此,能机械地、坚韧地、近乎于冷酷地面对这种情况。所以无怪乎他们是一个超级大国。你能在世界别的地方找到这样的13亿么?”

    我认为,从些评论中可以看出,外国人慢慢地开始读懂中国了,开始正确地理解和评价中国了!

(三)大灾难中显现出了中华民族精神现代性的转化趋向。这是最值得我们关注的变化!

    为什么说我们民族精神显示出了现代化的转向呢?这通过现代社会与旧时代落后的社会体制加以比较就可以看出来了。

    历史的现象可以重复,但性质却有根本的变化。1933年,在同样的地点,发生了同样的大地震,但救灾情况却有天地之别!

    1933年8月25日15时50分30秒,四川茂县的一个名叫叠溪的古城镇发生了7.5级大地震。顷刻之间,这座有一千多人的古城陷入地下几百米,城北后的蚕陵山崩塌下来,把陷落下去的叠溪古城完全掩埋。尘埃在三小时后才落定,仅活下来的人们才看见落日的余晖。到了天黑,下起了大雨,几天之后,陷下去的叠溪古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堰塞湖,堵塞的岩石形成了高达一百多米的堤坝。这就是后来名为叠溪湖的来源。当时的茂县县城也是灾情惨重,死伤的人无数。由于当时的四川正处在军阀混战时期,除了那个可怜的县长之外,政府根本没人理会救灾的事。南京的国民政府正忙着围剿江西苏区的红军,也没有人理会这件事。10月9日晚,由于大雨和余震,导致几个堰塞湖崩溃,洪水从天而下,下游的民众近七千人死亡。洪水直逼成都,才引起地方军阀政府和南京中央政府的注意。直至地震发生几个月后,四川省的军阀政府才拨出一万两千元银元救灾,而当时军阀混战却花费了上千万元!

    在这场灾难中,民众自生自灭。悲惨状况令人至今不愿提及!

    但在汶川八级大地震中,中国社会的现代性和民族精神的现代性却得到了鲜明的体现。

    在高科技的信息时代,一个民族的优秀的思想品格,不能仅仅满足于从传统中继承下来的那些优秀品格。时代呼唤中华民族精神必须拥有新的、现代性元素。正是在这次大灾难中,中华民族的表现显现出了鲜明的现代性的精神元素。什么是现代社会中需要的新的精神元素呢?

    这就是正在形成中的现代公民社会的“人性与人道主义意识”;“普遍的法治意识”和“自觉的公民意识”。

    什么是公民社会呢?公民社会是指自由的公民和社会组织机构自觉自愿组成的社会。如:慈善组织;非政府的组织NGO;社区组织;宗教团体;专业协会;自助组织;商业协会;青年志愿者等等。在公民社会中,一切活动是围绕民众共同的利益、共同的目标、共同的社会价值而进行的,不局限于“小我”、“小家”。

    公民社会中,人们所进行的集体行动,不是强制性的,而是自觉自愿的。公民社会的存在和发展,是人类社会进步和市场经济繁荣的表现。公民社会与政府、市场,共同构成现代社会中,公共治理的三大支柱。当然,政府在其中起着重要的主导作用。公民意识,就是自觉服务于社会、服务于民众的思想观念。

    在汶川大地震的灾难中,我国社会中已经确立的公民社会体制和浓厚的公民意识充分地表现了出来。

    我们民族的公民社会和公民意识表现为三个方面:

    1.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人民群众共同表现出来的人性、人道主义精神。

    在这次大地震灾难中,政府的快速反应和强有力的决策,充分反映出了党和国家领导人“以人为本”、“人比天大”的人性、人道主义指导思想。

    全民救灾,国家行为和个人行为融为一体;各种社会身份、社会等级的人融为一体;军民融为一体;共同的目标就是同死神拼时间、比力量,挽救每一个生命!

    在汶川大地震后,全国各机构、企业、团体、个人都自觉而积极地向灾区捐款、捐物,总数达五、六百亿。在抢险救灾过程中,全国三亿多网民积极参与救灾活动,成为最真切表达民族情感的思想平台。广大的网民在这场抗震救灾中,起到了广泛的舆论号召作用和针砭时弊的社会监督作用。

    这就是当下中国公民社会存在的事实以及显现出的力量,它使得中国传统的个人的自发和自觉的救灾行为,转变为全民族、全社会的非政府组织的救灾行为。这股力量同政府的主导力量目标一致,但分工不同。

    2.政府与民众表现出的强烈的法制意识。

    政府和民众应对突发事件所表现出来的强烈的法制意识,是现代公民社会的一个重要特点。

    就政府而言,近年来,尤其是经过战胜“非典”的斗争后,政府就应对突发事件制定了一系列的法律、法规,并已开始实施。例如,2006年1月公布了《国家自然灾害救助应急预案》;2007年11月1日起施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2008年5月1日起施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此外,还颁布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防震减灾法》、《破坏性地震应急条例》等。在这次汶川大地震中,中央政府和各级地方政府反应之快,工作之有序,效率之高,信息之透明等等都是前所未有的。这一切崭新的表现,就在于有法律的规定和要求。所以各级政府职责明确、目标清楚,工作过程透明。

    3.对于民众而言,普遍的法制观念首先表现为主动去尽公民义务;其次是自觉遵纪守法;再次是自觉实施公民的监督权力。在救灾过程中,在对于救灾物资的发放中,对于灾难问责制度的实施中,都受到全社会严格的监督。

    至今,面对中外成百上千的记者,似乎还没有发现什么玩乎职守、营私舞弊、贪脏枉法的事件发生。

    这三个方面,标志了中华民族精神的现代性转化。在这一转化中,我们民族传统的优秀品质以现代化的形式,延伸进我们当下的生活中。

(四)显示了中华民族精神有极大的弹性和爆发力。

    在大灾大难中,中华民族能迅速地改变自身,能够在刹那间提升自我的人格,完成人格的转化。这种转化表现为四个方面:

    1.变自私为无私。

    我校陈龙海副教授发表了一首动人诗,这首诗写道:

“捐款箱旁,走来富豪和明星

      走来了唐山的孤儿群体

      走来了拾破烂的残疾人

      走来了讨饭的流浪者

      他们捧着一些零星的硬币

      ……

      捐款的人太多

      不用数

      整整十三亿!”

    中华民族精神中具有浓厚的同情心、悲悯心,往往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面对大量的自愿者、献血者和捐款人,你能说中国人自私吗?

    2.变小爱为大爱。舍小家为大家,舍自己的子女而去救别人的子女。这同元代戏剧家赵君祥写的悲剧《赵氏孤儿》所宣扬的“舍生取义”完全一样。例如:

    九位教师救出了四百多位学生,在许多学生被家长领走之后,九位老师牵着学生的手,背着最小的、只有五岁的学生翻山越岭走出了险境,但他们的家,他们的孩子们,却杳无音讯。

    江油县女民警蒋小娟“狠心”把自己才6个月的孩子交给父母照顾,为灾区急需哺乳的9个地震孤儿喂奶,被人们称之为“地震中最美的女警察”。

    ……

    这就是我们民族固有的人性情怀和舍己为人的高贵品质。

    3.变冷漠为热情。在灾难来临的这些日子里,十三亿人围在电视机前,关注灾区的情况;一位高龄的老太太不断地蒸馒头,免费送给灾民和救灾的人;许多企业和单位,腾出空地、车间、住房给灾民;许多人各自购买饮水、饮食、各种生活用品送往灾区。这个景象,就像当年人民群众的支前队伍一样。灾民们在这困难的日子中,也都打破了平日的冷漠,互相鼓励、互相支持、互相照顾,小家没有了,大家都主动维护这个临时的新家、大家。

    4.变平凡为伟大。居安思危的桑枣中学校长,他平凡而伟大。桑枣中学是当地教学质量很高的中学,学生很多,达到二千多人。平时,校长就坚持学生、老师进行抗地震灾难的演练。许多人都认为这是多余的,没事找事。但校长要求师生们坚持这种训练,并且想方设法减轻教学楼的重量,同时加固了教学楼。5月12日,校长出差在外,地震发生后,他心急万分地驾车返回学校。到学校后,眼前的景象使他惊呆了!全校两千多名师生已全部撤离了教室,都站在运动场上,并且无一伤亡!

    这位校长自觉的平凡之举,显得那么伟大。人格的伟大、思想的深远正在日常的平凡的事情中体现出来。

   在举国哀悼、下半旗致哀的日子里,有一位三轮车夫,在前车轮上边,用一根破竹竿当旗杆,用一面小小的国旗下半旗为死者致哀!他被网友们亲切地称之为“世界中最牛的下半旗”仪式。

    这就是我们的民族务实的、平凡的精神,但在这种平凡中,在这种不显山不露水的日常生活场景中,却蕴藏着伟大和崇高。

第五,我们如何在平凡生活中坚守本民族的优秀品性呢?

    这次汶川大地震,据地质专家们讲,其破坏性相当于三个唐山大地震,它像无数当量的核爆炸,刹那间,摧毁了灾区人民的生命和家园。但这次大灾难,却再次引发了中华民族精神的大爆炸!我们民族最优秀的品性得以淋漓尽致地展现。我们民族的精神在这次灾难中,发生了巨大的“核裂变”!我深深地感到,民族精神的“核裂变”的巨大当量,超过了地震的自然破坏力量,它使我们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崇高品性。

    什么是“崇高”?德国大哲学家康德从哲学和美学的角度上解释,所谓“崇高”就是自然界中使我们产生出对于“无限”的感受的那些东西。也就是说,自然界中那些显现为无限的高大,或者说表现出了无限的力量的东西就是“崇高”。这就是康德所说的:“数学的崇高”;和“力学的崇高”。在海啸中、强台风中、在十二级狂浪中、在大地震中,我们的力量显得如此的渺小,自然的力量显得无限的巨大。人们必然要产生出强烈的恐惧感和渺小感。

    德国著名的哲学家黑格尔认为,“崇高”还表现为人的巨大的、坚忍不拔的精神力量。这种巨大的精神力量超越了我们普通人的精神常态,使我们的精神力量超越了一切障碍。

    在这次汶川大地震中,在巨大的灾难来临时,我们民族焕发出了一种前所少有的精神力量。它足以同巨大的灾难抗衡,足以把惨烈的现实荡平!也就是说,我们民族精神的“核裂变”的力量超过了,或者说压倒了自然的破坏力量。

 

    灾难把人民紧紧地凝聚在一起。大灾大难荡涤了我们的灵魂,净化了我们的思想,使每一个人的精神境界或多或少得到了提升。灾难使我们更加懂得了爱,使我们摆脱了平庸,摆脱了小家子气,使我们变得更高尚、更大气。灾难,使我们变得更理性。

    网上有一幅来自重灾区映秀镇的照片:镇长跪在群众的面前,向群众倒歉、表示自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面对灾难造成的惨烈景象,这位镇长的倒歉、自责、愧疚,正是对于自己过去工作中的不足或未尽职责的深刻反思。反思就是自己对自己的分析和批评,反思是一种自觉的行为。人人都能够思维,但不是人人都能反思。一个人能够反思自己的过失或缺点,正是心灵的升华。

    这次灾难让我们更深刻地认识了我们的民族精神,我们同胞内在的美。

    但是,灾难必将过去,灾难必将成为历史。那么,随着灾难过去,伴随着灾难而诗化了的精神境界,又会回到平平庸庸的散文状态吗?

    我们又会回到以前那种松松散散的、小家子气的精神状态吗?我们能够在日常的生活中,保持住高尚的人格吗?

    我们的干部能够自觉做到“反腐倡廉”吗?能够站在人性的立场和党性的高度去抵制“行贿受贿”吗?能够站在现代信息化社会的管理高度,去客观地评价自己的“执政水平和执政能力”吗?

    我们每一个人能够在日常生活中保持住强烈的爱心和全部优秀的品性吗?我认为,这是我们更应该深层思考的问题。

    如果说,一个民族的精神风貌在平常的状态下,能够保持在美好的状态,能够在日常的生活中,处处表现出仁爱和博爱,能够形成一种公民的自觉,那么这个民族就是一个伟大的、具有现代性公民意识的民族,就是会赢得别人的尊重和赞美!

    我相信,中华民族精神必将在大灾难的废墟中崛起,伟大的中华民族将会在烈火中腾飞!

日期:2009-5-18

Copyright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平顶山工业职业技术学院 版权所有
[ponying] QQ:20826531 mail:myyidn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