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栏目动态-最新文章】
人生长恨[胡绍玲]

人生长恨:

李煜词的悲剧性生命体验

  几千年来的中国古代文学作品,其数量之多可称得上是汗牛充栋、浩如烟海。很多优秀作品始终保持长盛不衰的生命活力。从整体来看,我认为唐宋词就算得上最富生命活力的一种

  当你随便步入哪家书店,甚至是漫不经心在街头那些主要是出售言情武侠小说和时装美食杂志的书摊边匆匆浏览一下,便几乎都能看到各式各样的唐宋词选本和名目繁多的鉴赏读本。这大可看出人们对于唐宋词的欢迎和喜爱程度。

  唐宋词中所蕴含的古老的文化信息和感情因子,却仍能在当代读者心中复活,时不时会撞击人们的心灵,激荡人们的精神。

  现代生活快节奏,无论生活、学习还是工作,都会使我们感到压力大,而人与人之间又缺乏交流与沟通,总感到有缺失,找不到知己。这时人们会根据自身的心理需求到唐宋词中选择最能对自己产生“心理感应”的作品,去做寻觅“知己”的阅读。同学们所处的青少年时代,是人生最为“清纯”的时期。或是情窦初开,或是纯情勃发,往往把唐宋词的婉约词当做“爱”和“美“的文学海洋,在里面恣情遨游,胸怀满腔恋情时,他们爱读“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韦庄《 思帝乡》 )”;心头涌起惆怅时,他们则爱读“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晏殊《蝶恋花》 );为着增添自己的信心,他们会再三吟咏“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柳永《蝶恋花》)”;为着宣泄自己的苦闷,他们又会反复默念“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李煜《相见欢》)”。总之,唐宋词中的情思和意蕴像无形的细针密线那样再他们脑海深处缝制进了无线的柔情蜜意,使他们性格变得温柔,使他们的举止变得文雅。这足以说明唐宋词确有柔化人们心灵世界的魔力,他们所贮蓄的如水柔情简直已化为春风雨露,润物细无声地滋润着我们心田。

  中年时代,是人生“多事之秋”。这一阶段的人们,事情特多,头绪特繁。因此,精神疲惫,感慨良多,就成了他们共同的心理状态。苏、辛哪些抒写人生百味的感慨之词,自然成了“良师益友”。情绪高涨时,他们爱读苏轼的“老夫聊发少年狂” 和“酒酣胸胆尚开张”;绪低落时。则又爱稼轩的“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和“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可见唐宋词中某些人生意蕴对于成年读者具有何等强大的精神感染力。

  老年时代,他们已经在人生旅途中跋涉过千山万水,谙尽了人生酸甜苦辣的各种况味,因此容易产生看穿人生、心如止水的思想状态。他们尤其爱读词中那些咏叹“老年忘情”的作品。“少年听雨歌楼上, 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 江阔云低, 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 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蒋捷《虞美人》)。这些阅尽人间沧桑、看破人生名利的词篇,就能激起他们的心理共鸣,帮助他们消释暮年的寂寞感和孤独感。

  有时,我们就会自觉或不自觉地到词中去寻觅与此有关的人生意蕴,借他人之酒杯,浇自己之块垒。既然如此,我们就应真正将唐宋词读透读活,使这一份优秀的文学遗产能为当代人所“古为今用”。

  今天我就和大家一起去品味李煜词的悲剧性生命体验之人生长恨。

  我们先来看一首李煜的《子夜歌》:

人生愁恨何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

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开篇言愁,直抒胸臆。人生的遗恨何时才能完结?只有我如此悲痛,没有尽头。为什么呢?睡梦中回到故国,醒来却仍然要面对残酷的现实。不由得双泪暗洒。这也就是开篇所言愁、恨的原因。亡国后的日子孤单清冷,无人陪伴。谁还可以和我一起登高远眺,遥望故国呢?以前一起在晴朗的秋日登高望远的日子,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可是那种快乐的日子,再也回不来了。往事不过是一场春梦,美好但难以留住。醒来依旧是空,什么也抓不住。剩下的只是无穷无尽的回忆和痛苦。多么希望现在的悲苦也是一场梦,终有醒来的一天!只奈何,好梦易醒,噩梦却永远没有尽头。

每当读到“人生愁恨何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这两句词,我们的内心是不是会激起一阵感情的震颤呢?后主的这两句词堪称“惊心动魄,可谓几乎一字千金”的警句。它以极为沉痛的语势道出了这样一种悲剧性的生命体验:人生永远伴随着愁恨,这是任谁都无法避免的;而对那些特别多情、特别敏感的人来说,则愁恨似乎有意和他们作对,更会袭击得他们黯然销魂。李煜的这两句词,是他对人生的总结和反思,明显地表现出“痛定思痛”的深刻性。晚清小说家刘鹗曾说:“《离骚》为屈大夫之哭泣;《庄子》为蒙叟之哭泣;《史记》为太史公之哭泣;《草堂诗集》为杜工部之哭泣;李后主以词哭,八大山人以画哭;王实甫寄哭泣于《西厢记》;曹雪芹哭泣于《红楼梦》。”(《老残游记》)我们知道这些作家为他们的作品付出毕生的感情、精力和心血。李煜也为他的词付出毕生感情、精力和心血甚至生命。 刘鹗用“哭泣”理解和诠释李后主的词,揭示了李词极富悲剧性生命体验的基本思想内涵,很能帮助我们深化对李煜其人其词的认识

(一)李煜的身世变故

李煜(937-978)是五代南唐国的第三代君主(南唐由李昪立国。第二代君主是李璟,史称中主。故李煜亦称李后主)出生公元937“七夕”,字重光,初名从嘉。南唐中主李璟的第六子。李煜工书法,善绘画,精音律,他玩什么,都能玩出名堂。他的书法,自成一家,创造出了“聚针钉”、“金错刀”、“撮襟”等体式。他作画,“远过常流,高出意外”(郭若虚《图画见闻志》)。他创作的乐曲,也很“奇绝.李煜的相貌实在是有些奇特。据一些史书记载,这个李煜的相貌特征是:广颡、丰颊、骈齿、一目重瞳子。他前额宽阔,脸颊丰满,牙齿重叠。这是属于天庭饱满,地庭方园之类,是富贵相。 “一目重瞳子”就是说李煜的一只眼睛里有两个瞳仁。这个特征如果用我们现代医学的解释来讲的话,属于病态的症状,可是古人不知道啊,他们认为是帝王之相。因为在中国历史上面两个赫赫有名的帝王就都有重瞳的相貌特征。一个是三皇五帝中的舜,舜在中国的史书里那是道德高尚的代表人物。据说他的父亲和兄弟是一再地想要加害于他,可是舜他是采取了容忍、谦让的态度,一直都非常地孝敬父亲,友爱兄弟。因为舜的道德很高,所以人们都很愿意接近他。当时的皇帝尧,不但把自己心爱的两个女儿娥皇和女英都嫁给了他,而且还把皇帝的位子也让给了他。另一个重瞳的帝王项羽,那就更为我们说熟悉了。他“力拔山兮气盖世”,破釜沉舟大败秦军,威震天下,他自封为“霸王”,虽然后来四面楚歌,兵败乌江,仍是后代许多人同情和赞扬的英雄人物。 

李煜他既没有舜那样高尚的道德,他也没有项羽那么过人的武艺,在声望、功劳、资历,甚至在兄弟的排行上,实在找不出让他当皇帝的理由来。他于25岁(961)承接王位,但到39岁即国破家亡,被宋兵俘虏并押送至宋都汴京(今开封)看管。被封为“违命侯”(宋以他屡召不降,又起兵抗拒,封之为违命侯。)过了三年,终于因心怀怨愤而被宋太宗派人用药毒死。因此李煜前期贵为王室子弟、后来又作了十四年小皇帝,后期则以降王和待罪之人的身份先被囚禁、后被毒杀,追封吴王,葬洛阳邙山。“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这样一种常人少遇的生活巨变和角色转换,使他备尝了人间的深悲巨痛,世间有谁的跟头会比李煜翻得更大和跌的更惨?由此他对人生之凶险和狰狞产生了切肤之痛,形成了极为深刻的悲剧性生命体验。

或许大家会认为他的这种悲剧性生命体验都由他身经亡国之变的遭遇所造成的。“人生不如意,十事常八九”,这几乎是所有人无一例外会碰到的普遍情况,故李后主虽“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王国维《人间词话》),却同样也逃不掉这则人生通例;而偏偏这位小皇帝又特别具有多愁善感、敏锐深思的心理气质,这就难怪他对人生中的悲剧性成分会感受得格外深切。下面我们来看看造成李煜词悲剧性生命体验的原因。

对此,不妨先从其前期生活(亦即亡国之前的生活)谈起:降宋以前,李煜一直生活在温柔富贵之乡中;但即使如此,却也逃避不了忧患愁苦对自己的袭击。

1、蒙受王室争斗、骨肉残杀的心理阴影

据史书记载,李煜之父即李璟的承继王位就曾经经历过惊险的宫廷斗争。李璟虽为先主李昪的长子,但李昪似乎并不喜欢他,而意欲传位给二子景迁。幸亏景迁短命,在19岁就一命呜呼,这才除了李璟继位的第一个威胁。但李昪后来又打算传位于四子景达,在病危时秘密派人召回景达,欲托后事,这时又亏有一位忠于李璟的御医将此事密告于李璟,这才将信截留,避免了一场可能发生的宫廷政变。年幼的李煜虽然并为参与过父辈的这些争斗,但至少曾耳闻过。长大后,则下面这件事就肯定对他产生过直接的刺激:李璟在烈祖李昪灵位前发过誓言“兄终弟及”,即把皇位传给其弟景遂,但因为李煜的哥哥弘冀即李璟的长子当时立下了战功,就立弘冀为太子了,“兄终弟及”的事就多年未提了。弘冀为人果断刚毅,权力欲极强,所以总会让正在当皇帝的李璟不满意,李璟呢便又想起兄终弟及的事情。李弘翼担心父亲遵照誓言将皇位传给叔父,便秘密的将自己的叔父景遂给杀了。解除了即位的威胁。哪么弘冀于自已的同胞兄弟 “一目重瞳”的“帝王相李煜能否相容呢?他当然是一直心怀猜忌,李煜为了躲避打击一身在宫廷却浸在文艺世界里,一心向往隐士生活。现传李煜的两首《渔父》词隐约透露出一些消息: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
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
 
 (浪花仿佛是有意地欢迎我,卷起了千万重的飞雪。桃花李花默默地站成了一队,让我感受到了春天。一壶美酒在手上,一根钓杆在身边,世上像我这样快活的人有几个呢!

在春风中我荡着一叶小舟,相伴我的呢只有一根蚕丝和一个鱼钩,眼望着长满鲜花的小洲,手举着斟满美酒的瓦瓯,在无边的波浪中我拥有了自由。)

这是喧嚣尘世里人人向往的渔隐生活,就像陶渊明的世外桃源。词中歌颂的渔隐生活当是李煜受长兄猜忌而希求避祸心理的真实写照。明确表示自己无意朝政。事实上,他也从来没有想过一生要成就什么政治大业,他一心只要做个文人才子,如此而已。天教心愿与身违 ,历史对人生又开了一个玩笑。一门心思想做皇帝的弘冀居然在叔父死了一个月后不明不白地突然暴死。这种六亲不认、险恶莫测的权力斗争,使天性怯懦的李煜深感到人世中可怕的一面,从而产生的浓浓的忧患心理。所以李煜顺应大局接下了这个后唐的烂摊子(他的五位兄长均先已死亡),对于李煜来说,这简直就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干了一份错误的工作。做起了皇帝之后,一改其父兄们同室操戈的做法,而对其胞弟们十分友善和关怀,但老天偏不肯从人愿,宋朝又将其季弟从善扣押在汴京作人质,这引得他内心恐惧不安。曾亲自给宋太祖写信,请求放从善回南唐,太祖不允。于是“后主愈悲,每登高北望,泣下沾襟,左右不敢仰视。”(陆游《南唐书》)

所有这些悲苦-----无论是由南唐宫廷内部的残杀所引发,或由宋朝强扣胞弟为人质所引发---却全都是由生在帝王之家这一原因所引起的!因此,在常人看来,李煜的贵为人主或许是一种值得羡慕的幸运,而其实“大有大的难处”,身处权利巅峰的李后主,却也有无法摆脱和难以言表的内心痛苦存在。所以,即使在亡国之前,这位小皇帝的生活和心境也并不总是无忧无虑的。

2、家庭生活中也充满了不幸和悲伤

李煜28岁时,他的次子仲宣突然夭亡。仲宣是位极端聪明伶俐的小王子,三岁即能背诵《孝经》及古杂文,抱在李煜膝上时就能识别音乐的节拍,像是位“神童”。可在四岁当口,因猫触灯坠、惊悸而死。李煜是相当的悲痛。接着还有更大打击是:已经卧病在床的大周后娥皇----李煜的妻子,又加上丧子之痛一命呜呼。

娥皇是扬州美女,李煜18岁时,遵父命娶了大他一岁的娥皇为妻,她不仅人长得非常地漂亮,是国色天香,而且才艺非凡。

    陆游的《南唐书后妃诸王列传》上面记载,说娥皇是:通书史,善歌舞,犹工琵琶,至于采戏弈棋,靡不妙绝。

    就是说娥皇不仅是知书达礼,而且能歌善舞,特别是善于弹奏琵琶。除此之外,她对于下棋、掷色子这些大众化的游戏,她样样都是绝顶高手。婚后,往往由李煜做词,然后周娥皇谱曲,并声情并貌的演出。 两人珠联壁合,恩恩爱爱。李煜《一斛珠》

晓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罗袖裛(“裛”音“邑”,意为“濡湿”)残殷(“殷”音“烟”,意为“赤红色”)色可,杯深旋被香醪(“醪”音“劳”,意为“醇酒”)涴(“涴”音“握”,意为“沾污”)。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晓妆初过之后,此时在唇上轻注檀红。唐宋时女子经常口含丁香以香口,而口中微露丁香,显示美人的香而媚。过后,这个美女就很开心地唱起了一首清亮动听的歌曲。娇小红润的嘴一张一合,仿佛是一颗成熟的樱桃绽开了。唱完歌以后,自然就喝点小酒助助兴,酒逢知己千杯少,不知不觉间俩人酒都有了一点醉意。一不小心,把那个杯子给碰翻了,酒就溅到了美女的衣袖上,那个杯酒溅湿的地方呈现出一片深红色,格外地醒目、可爱。 这个美女酒喝多了,有点站不稳,所以她就斜靠在这个装饰很华丽的绣床上,她扯过几根红丝线就放在嘴里嚼烂了,然后娇笑着向她的檀郎吐过去。檀郎指谁呢?本来是指古代著名的美男子潘安,潘安的小名叫檀奴,后来美女们就都习惯于把自己的心上人称做檀郎。
     从这首词里我们也可以知道,李煜确实是和皇后过了一段非常幸福的生活。有一个红颜知己,陪他在这个艺术世界里面游玩,喝喝酒、唱唱歌、跳跳舞,谈情说爱,。这日子可真是叫人“只羡鸳鸯不羡仙”了。可是这位与李煜恩爱十年的皇后一旦撒手人寰,后主“悼息痛伤,悲哽几躃(毕音)绝者数四,将赴井,救之获免”(释文莹《玉壶清话》),他竟像普通百姓碰到这种事情那样寻死觅活、痛不欲生。

在老天爷眼中,尽管是“万民之主的皇帝和皇后,却也只是一些可以任凭摆布或捉弄的可怜者,他们照样难逃“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的劫数。由此看来,李煜那“人生愁恨何能免”确实是有感而发。

3、人生最大悲剧——亡国之变(凄惨的人生遭遇成就了李煜词的“凄美凄清”文学价值)

公元974年,宋太祖发兵攻打南唐。次年11月27日夜半,金陵城破,李煜先欲尽室自焚,但最后又下不了决心,只得率臣吏肉袒出降。宋兵在大肆抢掠了宫廷的珍宝之后即将李煜及其随从子弟、属官、妃嫔押送至宋都汴京。从此李煜开始了屈辱的囚徒生活,宋太祖封他为“违命侯”,其心境之痛苦自可想想的到。

宋太宗赵光义登基之后,他下令摘掉李煜头上那顶“违命侯”的帽子。这似乎是提高了他的政治待遇,事实是恰恰相反,这个赵光义虽然表面上显得更为宽宏大量,但实际上却是一个小肚鸡肠,爱玩而阴招,甚至可以说是卑鄙无耻的小人。而且还是一个好色之徒。

李煜的夫人小周后又是一个绝色美女,这个小周后是大周后娥皇的亲妹妹。她比娥皇要小十四岁。小时候,因为娥皇的关系,她经常到宫里来玩儿,非常地聪明可爱,不久就长成一个大美人,并且和皇帝姐夫互有好感,于是两人“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请看李煜《菩萨蛮》:

 花明月黯笼轻雾,今霄好向郎边去!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xian),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词的第一句就描写幽会的那种气氛,那种背景,那种氛围,花儿开得正盛,但是晚上月亮若明若暗,月亮一会儿从云层中出来,一会儿又躲到云里面去了,夜雾蒙蒙。真是情人幽会的好环境,第二句就说今天晚上正好去跟他约会,“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是个倒装句,她去约会,不能够公开地,不能够正大光明地,所以这个女子很害怕。于是这女子把鞋子脱掉,“手提金缕鞋”。因为鞋走起路来很响,古代人穿那个木屐,虽然不像今天的高跟鞋,但是走起路来,恐怕咯吱咯吱还是很响的。 “刬袜”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踩着袜子走路,不穿鞋子, “步香阶”,在台阶上一路小跑,大家可以想那个形象,小周后脱掉鞋子,拎在手上,光着袜子小跑,跑到哪儿呢?“画堂南畔见”,在那儿去和李后主约会,一见面。依偎在皇帝姐夫的胸前心里怦怦直跳啊,然后稍微镇静下来以后,说出两句非常真情的话,“奴为出来难 教郎恣意怜”。“奴家”我出来跟你约会、相会,可是很难的事,难在哪里?自己要心里下决心,因为她的姐姐还在病床上。所以从道德上、从良心上,无论从哪方面讲,都不能是公开的,也不见得是光明正大的,所以“奴为出来难”,因此“教郎恣意怜”,请你“恣意怜”,就是放肆地尽情地爱吧。这首词描绘了李煜和小周后的私情。好事要多磨,因为 大周后和 李煜母亲的相继去世 ,按照封建礼制,要守制三年。所以他和小周后的相思在三年后才举行了一个非常盛大隆重的婚礼,把小周后风光无限地接进进了后宫。经历了很多很多波折,现在好不容易抱得美人归,所以李煜对小周后的宠爱是更超过了对娥皇的宠爱。

可是现在小周后跟着李煜到汴京来以后,被封为郑国夫人。古时候的礼节,是有封号的官太太过一段时间就要到宫里去参拜。一般情况下,很快就会回来。可是小周后每次进宫,都要在宫里留好几天,这其中会发生什么事情,大家不用想也知道。
 受到侮辱的小周后回来以后当然是心情极度地差,每次都要哭得昏天黑地,把李煜一顿臭骂,隔几重屋都可以听见。可怜我们这位李煜连自己命运都做不了主的,更保护不了自己爱妻,每次碰到这种状况,都只能够默不做声地躲到一边。面对这种种生命所不能承受的痛苦和耻辱,无比敏感的李煜怀念金陵城里“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的繁花热闹,怀念“忙杀看花人”的春天,也怀念“笛在月明楼”的秋景,他更怀念这片土地上的亲人、情人,怀念那一去不复返的皇家的豪华奢侈的生活。

请看《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抒丧国之愁之痛

春花秋月是美好的,但此时的李煜却恨不得它们及早终结。因为再好也不属于他的南唐故土啊!月明之夜,登楼遥望故国,往事如烟。天翻地覆的变化,让词人产生了事事皆非、朱颜憔悴之感。他仿佛感到愁如春水,滚滚而来,将他淹没,永无解脱之时。978年七夕,正是李煜42岁生日。他命歌女奏乐并演唱这首《虞美人》。一时间弦歌悠扬,热闹非凡。宋太宗赵光义闻知,勃然大怒,一个处在刀俎之上的的亡国之君,竟敢如此大胆地抒发亡国之恨,是史所罕见的。也让宋太宗惊恐。派人送来了千机毒药。词中流露了不加掩饰的故国之思和亡国之恨,成了李煜的绝命词了。所以清人曾作诗叹悼李煜“做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作君王!”而其实,李煜文才固然可称“绝代”,他的“薄命”也同样可称“绝代”。

因此,通过对李煜人生遭遇的考察我们就明白:“人生愁恨何能免”的感慨,绝不是他的无病呻吟,而是其人生经历和人生体验的深刻总结与反思,真可谓字字血和声声泪。而其销魂独我情何限一语,正是由于他具有极为敏锐、善于深思的多愁善感的心理气质,使他深切感知着人生所固有的悲剧成分。怀着这样一种多愁善感的心理气质,再加上人生又遭逢许多的不幸,李煜便对生命现象产生了这样一种带有总结性的、极端沉痛的悲剧性体验-------他在《乌夜啼》中如此写道: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发人生之叹之苦

春花才开数日,却已落红缤纷,这未免使人惋惜其生命的短暂匆促!而偏有那早晨的寒雨和晚间的急风,似还在有意加速其死亡的进程。读了这几句伤悼落花的词句,就很易使人联想起大观园里那位林妹妹的葬花诗:“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然而.更能使人回味的句子还在下片:落花虽然无法挽回自己衰谢的命运,但它却仍要以其犹如美人沾着胭脂颜色的泪容,向人展示那最后一刻的绚丽,殷勤地劝人留在身旁醉赏残萼,这又表现了多么缱绻的生命意识!但是,词人却痛苦地回答它道:待到重开是何时? 春花——其实也代表了人世一切美好的事物,以及作者自身最可珍惜的宝贵人生,所以,既是伤悼春花易谢之可怜无援,更是伤悼自身命运之无法自主,词人终于在最后发出了一句震撼人心的警句: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意谓:人生旅程之长伴愁恨,如同水之东流那样,竟是一条铁的规律!由此看来,李煜对于生命的体验,简直已到了彻底悲观的境地。苏轼曾说,李煜乃是一位遭罹多故,欲脱世网而不得的词人(阮阅《诗话总龟》后集卷四十引),这就揭示了李煜挣扎在世网之中而始终无法摆脱痛苦的深刻悲剧。

李煜对于人生的看法和对生命的体验,毕竟太悲观了悲观到了极点,他就只能把人生归结为一场迷梦。

(下面我们来看他的一首《乌夜啼》:

昨夜风兼雨,帘帏飒飒秋声。烛残漏断频欹枕,起坐不能平。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梦里浮生。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叹生命之悲之短

 “昨夜”风雨交加,风声雨声树声等“秋声”阵阵传入帘内,构成一种凄凉的氯围。室内残烛摇曳,光线昏暗,夜尽更阑时分,主人公还卧床在枕上翻来覆去,表明他彻夜未眠。失眠人情绪本来就烦躁,而窗外的秋风秋雨,仿佛点点滴滴都在敲击着失眠人的心头,更增苦楚。心头的烦闷无法开解,“起”来挥之不去,“坐”下也无法平静。思考什么呢?回想人生世事,往日的南唐早已土崩瓦解,自我曾经拥有的一切辉煌、幸福都被剥夺。这人生世事,有如流水不返,好似梦境虚无。后主对人生命运的悲剧性和悲剧的不可避免性有着深刻的体验,他对未来早已失去信心,在现实中又找不到解脱、超越痛苦之路,只好遁入醉乡求得暂时的麻醉和忘却。意识到人生的悲剧,却无法加以改变,是李煜的一大人生悲剧。

他的词中还有很多写到“梦”字的词句,如: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子夜歌 》)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望江南 》)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 (《清平乐 》)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浪淘沙 》)

……

可是我们知道“梦”总是短暂、易逝、不易把握。

出现上述现象,几乎说是必然的。这是因为,在李煜看来人生的本质既然离不开愁恨和痛苦,而作为一个曾经拥有过江山美人、玉楼瑶殿的小皇帝,他又始终不能忘情于过去,因此他所寻觅到的平衡心理和摆脱痛苦的唯一办法,就只能是把人生当做一场春梦里看待。可是这种以“梦”来解释人生的方法当然并不能真正帮助李煜摆脱现实生活中间活生生的痛苦,因此“愁恨年年长相似”“新愁往恨何穷”,这位多愁善感的才子型小皇帝就只能一辈子挣扎在愁与恨的感情纠缠之中不能自拔,直到他的生命被人残酷的扼杀。所以总起来看,李煜对于生命的痛苦体验,仅只达到了能入而不能出的境地;而只有到了苏轼,虽然他也同样感慨于“人生如梦”,确又能用旷达的胸怀和老庄的哲学,将自己从人生的烦恼之中返身跳出。

同学们,人生路上是有困难有挫折,在面对苦难挫折时,希望我们每人都能保持正向的思考,既然“不如意事常八九”,那么我们就“不思八九”,想什么呢? “常想一二”,超越苦难,苦难便化成生命中最肥沃的养料

 

日期:2009-3-19

Copyright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平顶山工业职业技术学院 版权所有
[ponying] QQ:20826531 mail:myyidn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