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栏目动态-最新文章】
《红楼梦》人物系列之王熙凤[刘春丽]

讲座题目:《红楼梦》人物系列之王熙凤

主讲人:刘春丽

  说不尽的红楼梦,道不完的梦中人。《红楼梦》为我们塑造了一个又一个鲜活生动的人物形象,其中尤以女性居多。大观园,一个女性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有一位女性是不容忽视的。对于《红楼梦》的艺术整体而言,这位女性的重要性不仅在于她是举足轻重、贯穿全局的人物,抽掉了她,小说的整个艺术格局便会坍塌;而且更在于这个人物的鲜活生动在全书中堪称第一。虽然没有宝、黛的空灵,但她拥有难以抵挡的真实。这位女性不是别人,正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凤辣子”——王熙凤,人们又常昵称为“凤姐”。今天我们将一同进入梦中人——王熙凤。

  我们的讲解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关于凤姐的评论;凤姐的艺术价值;凤姐的艺术魅力。

一、关于凤姐的评论

  我们先借冷子兴之口了解一下凤姐的基本信息:“……那赦公,也有二子,长名贾琏,今已二十来往了,亲上作亲,娶的就是政老爹夫人王氏之内侄女,今已娶了二年。这位琏爷……如今只在乃叔政老爷家住着,帮着料理些家务。谁知自娶了他令夫人之后,倒上下无一人不称颂他夫人的,琏爷倒退了一射之地:说模样又极标致,言谈又爽利,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的。”(第二回)由此,我们可以知道:凤姐是一位容貌极其美丽的少妇,她是贾琏的夫人也就是贾琏的正房,是王夫人的亲侄女也就是金陵王家的小姐。另外,我们还应该注意到凤姐是贾府当政大管家;她能干、有心计,“竟是个男人万不及的”。凤姐是一个厉害的女人,能说会道,却心狠手辣,正如第六十五回贾琏小厮兴儿对凤姐的评价“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这些都是借用书中人的评论略微了解了一下凤姐,那么凤姐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对于我们读者来说,她是否值得我们探讨呢?红学前辈王昆仑20世纪40年代写就的《红楼梦人物论》里,有一句关于凤姐的名言,说到:“恨凤姐,骂凤姐,不见凤姐想凤姐”。或许这句评论道出了普通读者的真实感受;或许这句评论启示着《红楼梦》爱好者及研究者的进一步深思与探讨。接下来,我们将一同探讨王熙凤人物形象的艺术价值。

二、凤姐的艺术价值

  艺术典型美学价值的高低,不在于数量上有多大的代表性,而在于它的概括力,在于它对一定社会生活的透射力。这仿佛一面聚焦镜,各个光束经过聚合而落在焦点上。《红楼梦》中的众多典型都具有这种“聚焦”作用,凤姐形象应是其中“聚焦”功能最强的典型之一。且不说作家用了多少笔墨写这个人物,前八十回中有半数以上的回次都有关于凤姐的重要描写,回目中见名的就达十次之多,即: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第十一回:……,见熙凤贾瑞起淫心;第十二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第十三回:……,王熙凤协理宁国府;第十五回:王凤姐弄权铁槛寺,……;第二十回:王熙凤正言弹妒意,……;第五十四回:……,王熙凤效戏彩斑衣;第六十七回:……,闻秘事凤姐讯家童;第六十八回:……,酸凤姐大闹宁国府;第七十二回:王熙凤恃强羞说病,……。她的篇幅不在主人公宝、黛之下。重要的是,这个性格联结着家族内外的各种力量,交叉会合着多种矛盾,能够伸向生活的各个角落。下面我们将以贾府大管家为切入点逐次分析。

  在此之前我们需要先了解一下红楼梦中的背景知识及相关人物关系。首先给大家看的是第四回中冷子兴给贾雨村的护官符。护官符“上面写的是本省最有权势、极富贵的大乡绅姓名,……倘若不知,一时触犯了这样的人家,不但官爵,只怕连性命还保不成呢!所以绰号叫作‘护官府’。”那么冷子兴给贾雨村的护官府上写着什么呢?“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请来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这个护官府是“本地大族名宦之家的谚俗口碑”,也就是说上了名单的都是被大家公认的或者说是评比出来的最有权势、极富贵的人家。从文句中我们可以知道居于护官府前四位的分别是:贾、史、王、薛四家。他们位居金陵最有权势、极富贵的顶端。其中居首位的就是贾家。那么其他三家与贾家有着怎样的联系呢?贾家居于最高统治地位的贾母姓史,正是居于第二位的史家小姐。继贾母后的大管家是王夫人,王夫人是位居第三位金陵王家的小姐。这位小姐“着实爽快,会待人”(第四回)。王夫人的亲妹妹,嫁给了薛家,即薛宝钗的母亲——薛王氏。王夫人的亲侄女王熙凤嫁给了丈夫贾政的亲侄子——贾琏,她们是亲上加亲。王夫人的亲外甥女薛宝钗嫁给了自己的亲生儿子贾宝玉。也就是说史、王、薛三家的小姐都嫁入了贾家,而且都成为了贾家的大管家(以薛宝钗的地位和能力,我们可以用发展的眼光看到她是王熙凤的接班人)。搞清楚了这些关系之后,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王熙凤会成为贾家的大管家了。

  首先,强大的财团背景。王熙凤的娘家是“最有权势、极富贵”的王家,他们甚至比贾家还要富贵。如果说东海龙王找他们借白玉床用的是浪漫主义的夸张手法,那么贾珍找王熙凤借玻璃炕屏则用了现实主义的写实手法。第六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中有这样一段描写,刘姥姥正吞吞吐吐地向凤姐诉穷时,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进了来。那少年笑道:“我父亲打发我来求婶子,说上回老舅太太给婶子的那架玻璃炕屏,明日请一个要紧的客,借了略摆一摆就送过来。”凤姐道:“说迟了一日,昨儿已经给了人了。”贾蓉听着,嘻嘻的笑着,在炕沿上半跪道:“婶子若不借,又说我不会说话了,又挨一顿好打呢。婶子只当可怜侄儿罢。”凤姐笑道:“也没见你们,王家的东西都是好的不成?你们那里放着那些好东西,只是看不见,偏我的就是好的。”(第六回)贾蓉的父亲贾珍向王熙凤借屏风,事实上也就是贾家向王家借屏风。文中说屏风是老舅太太给的。那么老舅太太是谁呢?我们不需过多在意,只用知道这是王熙凤娘家的一位女性长辈, 贾蓉是王熙凤的侄子,自然王熙凤的娘家应该是贾蓉的舅舅家;在加上王熙凤自己说“王家的东西”所以这架玻璃炕屏很可能是王熙凤出嫁时从王家陪送过来的嫁妆。这一段文字看似是讲述了一个小插曲,其实是从一个侧面为我们显示了王家的极富贵,甚者比贾府更富贵的事实。贾府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封建家族,更注重门厅的相当,王家的雄厚资金无疑是王熙凤强有力的优势,是她成为贾家大管家的强大背景。

  其次,贾母的宠爱。王熙凤的随机应变、伶牙俐齿深得贾母的喜爱,她是贾母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开心果、顺气丸。贾母无疑是王熙凤最牢靠的靠山。那么生活中的王熙凤究竟是怎样讨老太太开心的呢?这一点我们将在下一讲王熙凤的艺术魅力中详细探讨。、

  再次,邢、王夫人牵制的事实。这一点主要指邢、王两人之间的矛盾冲突。通过人物表我们可以看出邢夫人是贾赦的妻子,王夫人是贾政的妻子。贾赦是史太君的长子,贾政是第二个儿子。按照中国历来规矩,长房应该是一家之主,长房媳应该是家政总管,可贾家的事实却并非如此。史太君之后,掌管贾家家政事务的是王夫人。王夫人是次子贾政的妻子,可她却是金陵王家的二小姐。邢夫人虽然是长子贾赦的妻子,但她的出身根本不能与王夫人相提并论。出身的悬殊是造成他们地位悬殊的最主要原因。王夫人有威严、受人尊敬、掌管家中一切大小权宜(王熙凤也不过是她的助理)。而邢夫人却行事软弱、说话无人信服。作为封建时代的婆婆,在儿媳王熙凤面前也是毫无威信。第四十六回“尴尬人难免尴尬事”中的“尴尬人”指的就是“邢夫人”。

  最后,自身的才干及极强的表现欲。

  上述概括在凤姐身上的种种矛盾,其意义远远超过了家庭的范畴。在中国封建的宗法社会里,家与国,历来一脉相通。所谓“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除去褒扬“裙钗”、贬抑“金紫”的意思之外,将“齐家”、“治国”并举,正合于“修齐治平”的大道理,也开拓了凤姐形象的典型意义。成功的艺术典型,就是这样开拓人的视野,增长人的阅历。她的价值不在与数量上有多大的代表性,而在于它的概括力,在于它对一定社会的透视力。这仿佛一面聚焦镜,各个光束经过聚合而落在焦点上,而凤姐就是这个“聚焦”功能最强的典型之一。

三、凤姐的艺术魅力。

  王熙凤的魅力在于三个方面:辣手、机心、刚口。

(一)、辣手。

  这是一种杀伐决断的威严,既包含着不讲情面、不避锋芒的凌厉之风,又挟持着不择手段、不留后路的肃杀之气。

  “协理宁国府”是小说用浓墨重彩推出的一段“阿风正传”。凤姐受命于危乱之际,面对宁府积重难返的局面,一上来就理清头绪、抓住要害,抉出宁府五大弊端:一、人口混杂,遗失东西;二、事无专职,临时推诿;三、需用过费,滥支冒领;四、任无大小,苦乐不均;五、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这几条,其实就是今之所谓人事、财务两大经脉,都踩到了点子上。凤姐对症施治,责任到人,立下规则,赏罚分明,自己不辞劳苦,亲临督察,过失不饶,惩一儆百。经此整肃,果然改观,人人兢兢业业,事实井井有条,诸弊一时都蠲除了,合族上下无不称叹。这一过程,充分展示了凤姐的治理手段,即“辣手”除了这常常受人赞赏的才干而外,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凤姐还有一股不避锋芒的锐气,“既托了我,我就说不得要讨你们嫌了。……如今可要依着我行,错我半点儿,管不得谁是有脸的,谁是没脸的,一例现清白处治。”凤姐不怕得罪人,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没有绕着矛盾走,而是迎着矛盾上,结怨树敌也在所不计。这种作风倒取得宁府中多数人的认可,“论理,我们里面也须得他来整治整治,都忒不像了。”凤姐以快刀斩乱麻的辣手整治宁府,验证了贾珍对她的评价——从小就能杀伐决断,于今越发历练老成。正因威重,方能令行。

  另一方面,凤姐的辣手在更多的场合表现为逞威弄权、滥施刑罚。她惩治丫头的办法是“垫着磁瓦子跪在太阳底下”,茶饭不给,“便是铁打的,一日也管招了。”当她发现为贾琏望风的小丫头,便和命“拿绳子辫子,把那眼睛里没主子的小蹄子打烂了”,威吓要用烧红的烙铁烙嘴、拿刀子来割肉,扬起巴掌打得小丫头登时两腮紫胀起来,顺手向头上拔下簪子往丫头嘴上乱戳。连静虚观不经意冲撞了她的小道士都被凤姐扬手照脸一掌,打了个筋头。这种地方,凤姐出手之重,堪称名副其实的“辣手”,在贾府主子之林中,像这样亲自出手、且出手狠辣的,并不多见。当然更多的时候还是假手他人,而且往往是肉体刑罚和精神威压并施,怎不唬得丫鬟小厮魂飞魄散。在奴仆眼中,凤姐确像一个恶魔,怪不得叫她阎王婆、夜叉星,咒她早死。此时,这股杀伐决断的森然冷气确实令人不寒而栗。

  弄权铁槛寺一幕为人们所熟知,王熙凤的辣手伸到了贾府门墙之外,此刻单是三千两银子还不能打动凤姐,只有当老尼用激将之法,说出如若不管,“倒像府里连这点手段也没有的一般”之话时,才击到了点子上。凤姐何等样人,何等样手段,听了这话,顿时发了兴头,“你是素日知道我的,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的,凭是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此言颇有凡夫让道鬼神难挡的气魄,只惜这样的魄力用在了邪恶的方面,完全丧失了协理宁府时的积极意义,十足地显现出凤姐肆无忌惮、唯我独尊的实用主义态度。这话并不表明凤姐不迷信,她照样遵行世俗的供豆神、查历书、给女儿起名求福祉这一套;而是强调凤姐的不虔诚、无顾忌,为了达到既定的目的,即使巧取豪夺、伤天害理,也在所不计。在这里“辣手”的利己和实用性质,表露得淋漓尽致。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回目点明“弄权”亦即玩弄权术,在府外勾结官府倚仗权势,在府内欺瞒长上,假借贾琏名义,神不知鬼不觉做成这桩肮脏交易。如果说,“协理”时是“用权”,权在威随,威重令行;那么,这里的“弄权”就是玩弄权术于股掌之上,假权营私。老尼心怀叵测地说,这点小事,“不够奶奶一发挥的”;小说中也点明自此凤姐胆识愈壮,更加恣意作为起来,足见“弄权”一节正是让人们领教凤姐手段的典型“案例”。

  俗话说,“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凤姐对自己的怨敌,从不讲宽恕容忍。如果说,贾雨村对于知道自己底细的门子,最终不过寻出不是来,远远的充发就罢了;那么,凤姐对握有她把柄的张华父子,却定要赶尽杀绝、斩草除根才放心。《红楼梦》中同凤姐相关的几条人命包括金哥夫妇、鲍二媳妇、贾瑞、尤二姐,不管凤姐自觉的程度如何,也不管从法律上是否可以追究凤姐的直接责任,单看她竟能心安理得这一点,就令人吃惊。不要忘了,王夫人在金钏投井之后是落了眼泪,于心不安的。而凤姐则连这样的“恻隐之心”都没有。这股辣劲,在别人身上是感受不到的。

(二)、机心。

  辣手常常是行之于外的,机心则深藏于内,但同样有迹可寻。人谓凤姐少说“有一万个心眼子”,是形容她心计之多、机变之速。辣手的背后潜藏着心机、谋略。

  她克扣月钱放债生息。不仅克扣下人,连老太太和太太的都敢扣住迟放,即便是“十两八两零碎”也要“攒了放出去”。王夫人屋里的金钏死后大丫环名额出缺,凤姐迁延着迟迟不补,故意等那些想谋这个“巧宗儿”的人送足了贿礼才办。大闹宁府之时,不失时机地向尤氏 索要五百两,而她打点官府实际用了三百两,真是既出了气,又赚了钱。连自己的丈夫贾琏也在“算计”之列,贾琏向鸳鸯借当,凤姐也要雁过拔毛,从中抽取。总之,凤姐的算计之精、聚敛之酷,是出了名的,连她自己也清楚“我的名声不好,再放一年,都要吃了我呢”。

  凤姐的机心不仅用于敛钱聚财,更体现于处理人际关系。在这方面,凤姐之心机深细、谋略周密,有更为精彩的表演。

  在处世应对中,凤姐几乎像一个高明的心理学家一样,善于察言观色,辨风测向,以至到了钻入对方心窝的程度。常常有这样的情形,你刚想到,她已经说出了;你才开口,她已经行在先了。请看林黛玉进贾府这一节,黛玉新来,王夫人刚说要拿料子做衣裳,凤姐接口便说早已预备下了。尽管脂评提示此处阿凤并未拿出,不过机变欺人,其实这正见出她善于揣摩对方心理。王夫人点头赞许,表明凤姐欺人成功了。在看,刘姥姥二进荣国府,凤姐看出这个村妪投了老祖宗的缘,便做主留下刘姥姥住两天,和鸳鸯等计议如何挑弄这个女“篾子”,取消逗乐,果然大合贾母之意。大观园诗社初起,探春这里刚出口,说想请凤姐做个“监社御史”,那边凤姐即刻猜到是缺个“进钱的铜商”,宣告明儿一早就到任,下马拜了印,先放下五十两银子慢慢作会社东道,李纨当即称叹:“真真你是水晶心肝玻璃人。”通体透亮,照人心曲,发人隐私,委实是凤姐的一种“特异功能”。

  凤姐善于探测对方的心理,调整自己的言行。这不仅表现在一条心里轨道上同方向的制动自如,而且在必要时还能刹车掉头,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而毫不费力。我们看到她在鸳鸯问题上怎样向邢夫人回话,便可领略其随机应变的高超本领。邢夫人因贾赦欲讨鸳鸯做妾,不得主意,先来找凤姐商议。凤姐一听忙说:“竟别碰这个钉子去。老太太离了鸳鸯,饭也吃不下去的,那里就舍得了?况且平日说起闲话来,老太太常说,老爷如今上了年纪,作什么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放在屋里,没的耽误了人家。放着身子不保养,官儿也不好生作去,成日家和小老婆喝酒。太太听这话,很喜欢老爷呢?这会子回避还恐回避不及,倒拿草棍儿戳老虎的鼻子眼去了!太太别恼,我是不敢去的。明放着不中用,而且反招出没意思来。”不料邢夫人丝毫听不进去,反冷笑道:“大家子三妻四妾的也多,偏咱们就使不得?这么胡子白了的又为官的大儿子要个房里人,老太太未必好驳回。”还埋怨凤姐,还未去说,“你倒先派上一篇不是”。凤姐听得此言,知邢夫人左性大发,方才那番实话全不对路,立即调头转向,改换话锋,连忙赔笑:“太太这话说的极是。我能活了多大,知道什么轻重?想来父母跟前,别说一个丫头,就是那么个大宝贝,不给老爷给谁?背地里的话那里信得?我竟是个呆子。琏二爷或有日得了不是,老爷太太恨的那样,恨不得立刻拿来一下子打死;及至见了面,也罢了,依旧拿着老爷太太心爱的东西赏他。如今老太太待老爷,自然也是那样了。依我说,老太太今儿高兴,要讨今儿就讨去。”请看,出言何等现成,何等有说服力,不由得邢夫人立时又喜欢起来。这里一正一反的两番说辞,说的是同一件事,同出于凤姐之口,居然都通情达理,动听入耳。这种顺应对方心理,急转直下又不落痕迹的本领,大概只有在凤姐身上才看得到。

  如果说,凤姐的“杀伐决断”让人看到她阳而威的一面,那么凤姐的机心谋略则让人领教了她阴而狠的另一面。小说回目中有“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苦尤娘赚入大观园”、“弄小巧用借剑杀人”。这里的“设”、“赚”、“借”都表明是行为主体凤姐自觉地、有意识的控制事件的过程,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她的机心和谋略。

  这里我们重点讲解尤二姐之死,即:“苦尤娘赚入大观园”、“弄小巧用借剑杀人”。尤二姐是贾琏在府外偷娶的二房,容貌脾气、深得人心,尤其是贾琏钟爱且有生子育嗣的可能,这些特点显然是凤姐不具备的。面对如此对手,凤姐以退为进,制造种种假象。且听凤姐亲临小花巷延请二姐入府的那一番言辞:“皆因奴家妇人之见,一味劝夫慎重,……今日二爷私娶姐姐在外,若别人则怒,我则以为幸。……我今来求姐姐进去和我一样同居同处,同分同例,同侍公婆,同鉴丈夫。喜则同喜,悲则同悲;情似亲妹,和比骨肉。……若姐姐不随奴去,奴亦情愿在此相陪。奴愿作妹子,每日服侍姐姐梳头洗面。只求姐姐在二爷跟前替我好言方便方便,容我一席之地安身,奴死也愿意。”口内全是自愿自责,不要说二姐认她作为极好的人,便是读者也疑心凤姐改弦更张、立地成佛了。这种把黄鼠狼扮成雏鸡、把假话说得比真话还要真的演技,真令人叹服。

  同是这一个凤姐,有胆量在背地发动一场官司,唆使张华状告贾琏“国孝家孝之中,背旨瞒亲,仗财依势,强逼退亲,停妻再娶”,并扯出贾蓉。借此声势,凤姐大闹宁府,“威烈将军”贾珍吓得溜走,尤氏、贾蓉母子被搓揉得面团一般,赔罪不迭。在凤姐,衙门不过是手中的傀儡,收放线头都在她手中,儿察院收受凤姐、贾珍两头贿银,吃了原告吃被告,又何乐不为?此际,凤姐仅仅抓住了尤二姐的弱点,即所谓“淫奔无行”,捏牢了张华这张王牌,擒纵收放,行云布雨,凭借衙门的法、家庭的礼,造足了舆论,布满了流言,使二姐坠入软绵绵、黑沉沉的陷阱之中,不能自拔,不得挣脱,最终吞金自尽。

(三)、刚口。

  刚口:说书艺人用语,意为言辞爽利动听。凤姐出言的简断爽利、醒人耳目,从她出场的第一句“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就带出来了。会说话决不等于光会耍嘴皮子,“言谈极爽利”和“心机极深细”是必不可分的,也就是说“刚口”和“机心”紧密结合。同一件事,有凤姐来说和由别人来说会产生完全不同的效果。比如第五十四会元宵夜宴贾母问及袭人怎么没有跟来伺候宝玉,言下有责怪之意,王夫人忙回道:“他妈前日没了,因有热孝,不便前头来。”贾母不以为然:“跟主子却讲不起这孝不孝。若是他还跟我,难道这回子也不在这里不成?”凤姐忙接过来解释,说出一番“三处有益”的理由来:一则“灯烛花炮最是耽险的”,那园子须得细心的袭人来照看;再则屋子里的铺盖茶水,袭人都会精心准备,“宝兄弟回去睡觉,各色都是齐全的”;三则又可全袭人的礼。这番话既合于主仆上下的名分次序,更投合老太太怕节下失火和疼爱孙子的心理,贾母听了称赞“这话很是,比我想的周到”,不但不怪袭人,反而还关爱有加。可见,说话动听的前提在于“想的周到”。

  前文述及当邢夫人出马为贾赦讨鸳鸯时,凤姐前后截然相反的说辞,盖因开初凤姐不假思索直陈不可,一旦发觉全不对路,立刻变换角度顺着邢夫人“左性”的竿子爬上去。若不是头脑灵敏反映迅捷,哪能说得邢夫人转怒为喜呢。鸳鸯之事使贾母转怒为喜,就还须顾及贾赦、邢夫人的脸面,赦邢夫妇正是凤姐的正经公婆。贾母听凤姐说落自己会调理人,便说“你带了去罢”,凤姐道,等“来生托生男人,我再要罢”,贾母说:“给琏儿放在屋里,看你那没脸的公公还要不要了!”凤姐道:“琏儿不配,就是配我和平儿这对烧糊了的卷子和他混罢。”说的众人都笑起来。在这里,凤姐既要使贾母开心,又不能得罪自己的公婆,出言既诙谐又得体。能使紧张的矛盾消弭在轻松的谈笑中,这是凤姐的谐谑所奏的奇效,也是她处理人际关系的高超艺术。仔细看去,凤姐的说笑常常是滴水不漏,不会产生副作用;当然,如果她本意就像指桑骂槐旁敲侧击,那么便不一定会命中。凤姐的风趣和心机结合的可谓天衣无缝。

  较之红楼诸钗中其他读书作诗的姑娘小姐,凤姐胸中文墨欠缺。她的言辞没有什么书卷气,然而却有一股扑面而来新鲜热辣的生活真气。这也正是凤姐的艺术魅力之所在。

日期:2009-3-19

Copyright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平顶山工业职业技术学院 版权所有
[ponying] QQ:20826531 mail:myyidnn@163.com